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邢台旅游 > 下设单位 > 正文

邢台洪灾:夫妻抱树7小时求生眼看着孩子被冲走

发布日期:2018-5-24 下午 08:56:23 浏览:31

来源时间为:2017-07-27

原标题:洪水中的分开,成了永别“抱树求生7小时”19日晚,居住在大贤桥边的张二强彻夜未眠。窗外,天降瓢泼大雨,大贤桥下七里河的水位正在不断上涨。张二强说,早在2天前,从天气预报

原标题:洪水中的分开,成了永别

“抱树求生7小时”

19日晚,居住在大贤桥边的张二强彻夜未眠。窗外,天降瓢泼大雨,大贤桥下七里河的水位正在不断上涨。张二强说,早在2天前,从天气预报得知19日左右会有大规模降雨,他就询问过村里的工作人员,他们家是否有转移的必要。他当时得到的回复是,七里河不会爆发洪水,让他不必担心。但是,张二强心里还是犯嘀咕。因此19日晚开始下雨时,他一直紧盯着七里河水位的变化。

20日凌晨2点左右,张二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七里河水漫过大贤桥,凶猛地冲向了张二强的家。张二强赶紧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妻子和两个孩子,让他们赶紧进入屋外的车子里。他准备开车带全家逃离险境。但是,张二强的速度没有快过洪水。等到他坐进驾驶室,洪水已经进入了车子。张二强见状,又要求全家都赶紧下车。

而此时,洪水水位还在疯狂的上涨。张二强的妻子回忆,当她想开门下车时,外面的水压已经堵住了车门,是自己10岁的女儿和自己合力推开了车门。“我能活下来,是我女儿救了我。”

当张二强抱着儿子下车后,他发现,洪水已经漫过了自己的胸膛,怀里的孩子已经被波涛不止的洪水呛了好几口。

情急之下,张二强把车顶作为自己全家的救命稻草。他和妻子抱着两个孩子爬上了车顶,暂时从水里逃了出来。但是,不一会儿,暴涨的洪水已经托起了车子。在水面上的车子在夜晚中的疾风骤雨下飘摇不定。最终,张二强一家还是从车顶翻了下来,再次坠入水中。而两个孩子在坠水的一刹那,和父母分开了。

这一次分开,竟成了永别。

坠入水中后,张二强一家只能在汹涌的洪水中随波逐流。两个幼小的孩子在水中挣扎的惨状是他们母亲至今不愿意去回忆的,孩子在水中扑腾了几下以后就不见踪影了。

张二强的妻子说,坠水大概两分钟以后,自己抱住了路边的一颗大树,就这么紧紧地抱着,希望等待别人的救援。而此时,张二强被冲到了距离妻子三四百米的地方,也抱住了一棵树。

20日早晨,天色渐亮。洪水的不断冲刷,导致张二强妻子所在的树木摇摇欲坠,此时,虽然洪水已经逐渐退去,但是还不见有任何的救援人员来解救张二强和妻子,为了挽救妻子的生命,张二强冒险爬下了树,用一根树枝做拐杖,涉水向外村行走求救,张二强说,此时的洪水大概有齐腰深。最终,在上午9点左右,张二强从外村找来了自己的父亲,从树上将妻子解救下来。

张二强和妻子转危为安后,没有任何休息,就开始寻找自己在洪水中失散的两个孩子。21日与22日,两个孩子的尸体在被洪水带来的淤泥中被发现。张二强的妻子说,孩子的身体已经发生了腐烂,她几乎认不出自己的孩子。“如果这次洪水能够提前预警,我的孩子一定不会死,我们会很好的照顾、转移他们。”

“被丈夫抓住脚脖子捡回一条命”

目前还在村里疯狂寻找的,是张榟阳的母亲。张榟阳是一个3岁的小姑娘,是整个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唯一一名生死未卜的失踪人口。但是,在她母亲看来,孩子已经死了,因为,发生洪水已经四天了,孩子依然没有找到。

张榟阳家居住在靠近大贤村高铁桥的南侧,是洪水从高铁桥附近的河堤决口后,最先影响到的一批村民。张榟阳母亲回忆,洪水来之前,没有任何的预警,他们一家人都在熟睡中。等到醒来时,家里的洪水水位已经有1.5米左右。张榟阳的父亲想要开门逃出去,却发现门外的洪水抵住了门,很难开门。张榟阳的父亲费了很大劲开门之后,汹涌的洪水又把张榟阳一家迅速卷向门外。

所幸,张榟阳的父亲慌乱中抓住了空调外挂机的连接管。紧接着,张榟阳的母亲抱着孩子在洪水中横着身体漂出门外。

张榟阳的母亲说,孩子洪水中呛了好几口水,之后就处于昏迷状态。不管是自己呼唤孩子的母子,还是咬孩子的胳膊,孩子都没有任何反应。这让张榟阳的母亲慌了神,吓得手脚绵软,在漂出门外时也恍恍惚惚。好在,张榟阳的父亲抓住了妻子的脚脖子,没有让她漂走。而张榟阳却从母亲的怀中漂走,不知去向。

随后,张榟阳的父亲和母亲爬上了自家的房顶,躲过一劫。洪水稍退,张榟阳的母亲就发动所有能发动的亲戚寻找孩子。虽然她也求助过警察和消防人员,但是他们的态度并不积极。直到昨天,消防人员才来到张榟阳家,开始在一片废墟中寻找孩子。张榟阳的母亲却在沿着七里河的河岸寻找,因为她家里的犄角旮旯早就已经被自己翻遍了。

“2个孩子被洪水冲走”

石家庄市井陉县小作镇小作村村民高先生回忆,井陉的大雨开始于7月17日,他们家位于小作村村西头靠路边的第一排平房。7月19日,家中大人外出去河对面的一亲戚家抢救被大雨冲塌的鸡厂,只留下小航和小欣两个孩子在家中休息。

晚上7点半左右,他和家人发现大雨越下越大,便向家中折返。在返家途中,看到洪水自上游倾泻而下,“直接灌进了村子里。”

当他和家人8点多返回家中后,发现大雨已经灌进屋内1米多深,远远超过了床的位置,“两个孩子都不见了。”

次日上午,他们在小作村红楼发现了小航的尸体,“同时发现的还有3、4具孩子的尸体。”

而小欣至今未找到。高先生说,村里像他们家这样找不到家人的还有很多,“我知道名字的,包括找到尸体和失踪的加起来就有50多人。”

他说,洪水来得毫无征兆,水一度高达3层楼高,村民也未得到预警,“19日下午5点村广播说过要下大雨让村民注意,可是村里河干了这么多年,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洪水。”

“房子没了,刚满月的孩子、妻子和丈母娘不见了”

周伯来的妻子是井陉县南峪镇台头村村民,19日晚8点左右,他的妻子、岳母及40多天大的孩子在村内被大水冲走,至今仍未找到。就在事发前1小时,他还在和妻子视频聊天,通话中,妻子告诉他,外面正在下雨,门口有积水。

次日,周先生的妻子失联。21日早上,在雨势减弱以后,周先生和亲朋从井陉县县城出发,徒步走了3个多小时来到台头村,却发现岳母家已经变成废墟,“我岳母家是一栋平房,在两座山中间,周围有几栋二、三层高的矮楼,听住在2楼幸存下来的一女士说,19日晚8点,两座山上的洪水冲下来,水淹到了一层半的位置。”周先生从村民口中听说洪水来之前村里有广播,但妻子可能因带着小孩,岳母年纪已大,没来得及转移。

周先生说,“整个台头村受灾特别严重,房子大多倒塌,目前已确定有11人失踪,但现在只找到5具尸体。现在村里依然停水停电。”

“眼看着儿子和侄子被水卷走”

井陉县辛庄乡大王庙村民赵女士说,她在井陉县辛庄乡大王庙村村东路口公路边开了一家商店,靠近河边,一家人就在店里住。“我们这常有洪水发生,以前雨连下两三天,就会去村里亲友家避一阵。”

19日早上,大王庙开始下雨,傍晚时,降雨越来越强,为避免发生危险,赵女士和丈夫、大儿子、小儿子、侄子五个人向村内转移。

当日晚8点左右,就在赵女士一家离开店铺向村内转移的途中,洪水从西向东袭来,“我眼看着儿子何狮杰和侄子赵敏奇被洪水卷走,至今下落不明。”

赵女士说,河边的许多平房被淹,她家在路边受损较为严重,5间平房都被冲塌,证件、货物、积蓄全被冲走,孩子已经失踪近4天。她说,每年雨季,当地河道办都会派人来清理河流内沉积的淤泥,避免河道堵塞,而今年截至事发,河道并未得到清理。

目前,大王庙村的洪水渐渐退下,但积水仍有1.5-2米深,村民们正在清理家中的淤泥,通信、供电尚未恢复,村内道路正在修缮,村干部正在努力调物资。赵女士的侄女说,除了家里的2个孩子外,据村民说还有另外2人失踪,目前未发现尸体。

“母子连车一同被洪水卷走”

7月19日晚,翟进才冒雨驾一辆白色桑塔纳带着母亲从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县城回老家东回镇里洪水村,近23时,在途中被洪水冲走,至今下落不明。

哥哥翟银才说,当天弟弟接到父亲电话说家中漏雨,让他赶回去修,这才带着母亲一同从县城回家,不料在路上遭遇洪水。翟银才说,水是从岭南河水库方向来的,“水库泄洪后,水流湍急,正好被路过的弟弟和母亲遇上。”

翟称,事发后村书记告诉他,洪水发生前,村里并没有接到乡政府有关洪水预警的通知。洪水发生后,不少田地被推平,房屋坍塌。

21日,翟的家人于下游的七亘村找到了车辆的发动机、三扇车门以及前后保险杠,母子二人与车架尚未找到。今日,他接到朋友消息,说在河北井阱发现一具尸体,与弟弟相像,目前正在做dna比对。

文字/幽灵爵士绿绿武摇啊摇青女王

图片/潘潘

《邢台洪灾:夫妻抱树7小时求生眼看着孩子被冲走》相关相似阅读参考资料:
邢台洪灾、邢台洪灾市长难逃责任、学生在洪灾 自救求生、抱树、三人不抱树、吟猿抱树、狗抱树、抱树灯、抱树图片

最新下设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