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邢台旅游 > 企业单位 > 正文

邢台:清河羊绒走向“一带一路”

发布日期:2018-9-12 上午 12:51:30 浏览:493

来源时间为:2018-09-10

清河羊绒走向“一带一路”

前不久,清河县闫堂村干了一辈子羊绒生意的王福旺将5台“挚爱”的羊绒梳绒机交给了小儿子经营,这位66岁的“羊绒土专家”甘心当起机械维修员。

“舍不得离开羊绒。”在老伴唠叨中他抛出一句话。看着粗糙的羊毛在梳绒机一遍遍分梳下变为洁白如雪的羊绒是老王最幸福的事。

与羊绒打了38年交道的老王对羊绒有着无限的挚爱。在闫堂村,王福旺是第一个羊绒个体户。1984年春天,老王买了全村第一台梳绒机,机械拉到村里的那天,全村男女老少都出来看,有羡慕的、有看热闹的,还有说风凉话的。祖祖辈辈靠种地过日子的农民实在不敢相信,这些铁家伙比土地能赚钱。

一个月后,他加工的第一批羊绒顺利销售出去,一算账赚了1580元,这下在村里炸开了锅,人们在羡慕的同时,也纷纷来取经。老王在毫无保留地把分梳经验教授给这些人的同时,还领着他们赴内蒙古到新疆跑宁夏收购原料。全村也很快成为全县颇有规模的羊绒分梳专业村,到1990年全村98户中有50户从事羊绒生意,光“万元户”就有10多个。

依靠分梳羊绒,老王过上了好日子,轻松地把两个孩子培养为大学生,改变了祖祖辈辈“土里刨食”的命运。对羊绒,老王有太深的情感,他说:“我这一辈子要感谢羊绒,它改变了我们整个家庭的命运。”

在清河,羊绒改变的不仅仅是成千上万个像老王这样的家庭的命运,还有一个贫困县的命运……

40年,清河因“羊”而富。

40年,清河因“绒”而强。

结缘羊绒

40年前,一个偶然的机遇,清河一个叫戴子禄的农民,把羊绒产业引进到清河,清河命运随之而改变,“梳绒机一响,黄金万两”。买梳绒机、搞羊绒分梳成为成千上万个清河家庭奔小康的最佳路径。

几百年来安于农田的人们,走南闯北地流动起来,成千上万个像王福旺一样的“冒尖户”大胆走出去,将新疆、内蒙古、宁夏等千里之外牧区的羊绒原料拉回清河,分梳出羊绒后又销往全国各地。“走出去”成为改革开放清河第一批受益者成功吸引财富的秘诀。据统计,从1978年到1990年间,清河增上羊绒分梳机3万余台,羊绒从业者达到8万余人,涌现羊绒分梳专业村100余个,在清河每四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从事羊绒产业。

除了遍布全县的个体加工户之外,绒毛货栈、绒毛机械销售处、羊绒贸易公司等不同业态的经营主体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全民创业热情被充分点燃,全县上下涌荡起“千军万马闯市场,千家万户奔小康”的生动局面。

“宁夏产羊绒,清河点钞票”,20年前《农民日报》一位记者的文章道出了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凭借智慧和胆识,一个无羊小县利用羊绒掀起的经济浪潮,伴随着“民富”的进程,清河实现了“强县”的跨越。

“清河没有资源,最大的资源就是人。”时任清河县委书记孙彦敏说,在那个英雄不问出处的时代总会慷慨酬劳那些顺应时代发展趋势的人,思想解放、敢闯敢试、勇于创新,这些与发展市场经济相吻合的品质和精神,决定了清河人成为改革开放大潮中的成功者。

市场搏击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任何产业的发展都不会一帆风顺,清河羊绒在走向持续健康的道路上同样经历了几起几落。

“1989年受国际市场影响,80万元/吨的山羊绒一个月内竟下降到12万元/吨,上千万元的资产赔光后,还欠银行100多万元。”宏业公司董事长冯子宏回忆起当年的场景仍是心有余悸。

当年,冯子宏的公司年销售山羊绒已达500余吨,尽管已是清河羊绒分梳行业的龙头老大,但他总感觉这把“交椅”坐的不稳,原因就是当时的山羊绒大部分是以原料的形式出口海外,受国际市场影响较大,经济环境一有“风吹草动”,羊绒价格就会起伏不定。分梳行业一度成为在刀尖上跳舞的勇敢人游戏。

价格的起伏不定让清河羊绒企业意识到只从事低端的初加工就如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行驶小帆船,风险极大。要想发展壮大就要延伸产业链,发展深加工。

这一发展理念被誉为“羊绒深加工开拓者”的宋永恒率先“破冰”。

1992年,宋永恒创建的东高集团第一个上羊绒制条、纺纱、横机等设备,织出了清河羊绒发展史上的第一件羊绒衫,并一度出现订货车辆排起长龙的火爆场面。作为清河羊绒第一代创业者的代表,宋永恒带领东高集团曾创出羊绒界的14项第一,因此被称为商界“奇才”。

由于市场意识差、管理粗放、盲目扩张等原因,东高集团逐渐衰败并淡出人们视线。不懂市场经济,这似乎是上世纪改革开放后直面市场大潮,毫无经验可借的一代创业人的共同痛点。

然而,东高集团的失败却开启了清河羊绒产业转型的大门,贝龙、新时代、嘉瑜……如今这些在清河羊绒制品领域小有名气的品牌企业负责人,几乎都与东高集团有着员工、供货商或加工户的经历。“东高”的没落使他们明白面对市场经济只有胆识和勇气还远远不够。

以市场为导向,实施有效供给;以研发为核心,提供优质产品,将会变产业危机为产业生机。在无数失败中成长起的从业者逐渐摸索出羊绒深加工发展的规律。

2005年,冯子宏与意大利哥伦布公司合作上马羊绒粗纺、精纺生产线。如今,做精做专的宏业公司,羊绒纱线已经做到了全国第一,成为国际奢侈品品牌香奈儿的唯一羊绒纱线供应商,并与gucci、lv等品牌建立了长期的业务合作关系。

如果说延伸羊绒产业链条,大力发展深加工曾是缺乏产地优势的清河面对变化莫测市场时的无奈之举,那么今天,清河以纺纱生产线140条、精纺纱线50000锭、年纺纱达到7000吨的绝对优势成为全国最大的羊绒纺纱基地;以4000多台的电脑横机支撑起年产3600万件的各类羊绒制品的产能,以30000家电商将羊绒制品卖火全球的业绩,成为全国重要的羊绒制品产销基地。清河羊绒从温暖全国到温暖全球已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

据统计,目前,清河羊绒初加工占有率已由过去的65下降到45,深加工由10提升到25,这一降一升之间,不仅折射出清河羊绒在经历的转型阵痛后的初步成效,也折射出清河羊绒正在织造更加智慧健康的产业链。

清河羊绒由“中国羊绒之都”向着“中国纺织名城”阔步前进。

品牌之路

“我们的一件羊绒衫卖500元左右,但到了国外挂上人家的牌子能卖800美元,同样的商品,价格却相差好几倍,差距在哪儿?”在一次企业家座谈会上,新一代羊绒制品企业家诉说着品牌缺失之苦。

在做深加工初期,因为品牌意识不强、研发创新不足、专业人才匮乏等因素,清河大大小小的羊绒企业大都走的是为国内外知名品牌代加工、贴牌发展之路。然而为他人做“嫁衣”的道路却是越走越窄,越走越难。

“一件羊绒衫从分梳到纺纱、制衣,要经过大大小小10余道工序,最后,我们拿到手的只有三四十元加工费”,曾为某知名品牌有着10年贴牌经历的许长友喟然长叹,最终他的宇联羊绒制品公司也是在贴牌的路上跌跌撞撞未有建树。

其实宇联的经历是众多清河羊绒制品企业成长的一个样本。深圳朗图设计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在参观完清河羊绒产业后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清河人干着羊绒制品生产线上90的活,却只拿着10的报酬,‘软黄金’却卖出了‘白菜价’。”

如何利用“设计”提升“软黄金”的价值,开始成为政府和企业共同关心的问题。为提升羊绒产品的原创水平和时尚度,清河建设了清河羊绒设计研发中心,搭建高端设计师工作平台;与中国流行色协会合作,联合开展中国羊绒流行色基地建设和中国羊绒流行色趋势的发布,鼓励企业与世界知名设计师对接合作……清河羊绒围绕研发设计在提升价值链上连续发力。

红太羊绒将设计室放到北京,衣尚花高薪聘请意大利设计师,美丽魅力聘请三家设计团队从中寻求符合自己企业的服饰风格……从保暖功能向时尚功能演变,从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迈进,从品牌到知名品牌前进。宏业、衣尚、宇腾等中国驰名商标陆续涌现,红太、美丽魅力等本地知名品牌影响力逐渐放大,雪昆奴、尚奴娇、鄂古龙等43个品牌荣获“中国服装成长型品牌”……紧跟市场前沿,瞄准羊绒服装产业的制高点,清河羊绒在探索创新中,不断跨越新平台、制造新惊喜!

电商崛起

2017年“双十一”,清河电商销售再创佳绩,羊绒制品单日销售额突破3亿元,羊绒制品网销稳居产业集群地榜首的位置。

进入互联网时代,清河在中国羊绒版图中又起波澜,并独领风骚十年。

2006年,清河羊绒电子商务从一个名叫东高庄的偏僻小村起航,随后成千上万的80后、90后的年轻创业者开始了网上淘金之路。

走进清河县羊绒小镇可以看到,电子商务产业园、跨境电商园、电商孵化基地等一大批产业聚集服务平台相继建成,电商培训中心、设计研发中心、创客孵化中心已形成了特有的电商生态圈,构建起全新的销售链。1000余家经营户中,80以上开设网店或参与网店供货。

研发设计网络化、采购销售智能化、生产管理信息化……进入互联网时代的清河,靠着一根网线使羊绒生产方式和销售模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形成龙头带动、园区承载、平台支撑、示范引领、推广普及的“智能生产 智慧市场 柔性供应”的智慧产业集群。

据统计,全县在各大网络销售平台开设的网店数量有3万余家,从业人员达到6万人,网络年零售额达40亿元以上,全县有17个淘宝村和2个淘宝镇,连续四年荣膺全国电商百佳县和全国网商密度最高县域。电子商务实现了清河羊绒产业和经济发展的“二次飞跃”,带动了整个羊绒产业销售额逆势增长。

羊绒世界

9月6日,在廊坊“一带一路”清河羊绒国际产业基地签约现场,当清河县常务副县长樊英俊与俄罗斯卡夫合哈斯布拉特福公司总经理攒双手紧握的那一刻,在羊绒界摸爬滚打一辈子的河北省昭友绒毛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高茂成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这可是清河羊绒史上的大事!有了这个产业园清河羊绒便可搭上‘一带一路’快车,缔造世界级的‘羊绒帝国’。”60岁的高茂成说起项目激情满怀,好像一下子年轻了10岁。

1978年高茂成与羊绒结缘,从一台梳绒机发展到坐拥几亿资产的知名企业家,40年与羊绒为伴,让老高对羊绒产生的不仅仅是热爱,更多的是责任。

5年前,“一带一路”倡议提出时,如何借助“一带一路”建设,做好羊绒发展的新文章,成为萦绕在老高脑海中的新课题。而与吉尔吉斯斯坦奥什州州长的一次偶遇则使老高的思路变得清晰起来。201

[1] [2]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